专业的信息化与通信融合产品选型平台及垂直门户
注册 登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产品选型 需求登记 行业应用 厂商专区 活动 商城 旧版网站

资讯
中心

新闻中心 人物观点
厂商专区 市场分析
行业
应用
政府机构 能源产业 金融机构
教育科研 医疗卫生 交通运输
应用
分类
统一协作 呼叫客服 IP语音 视频会议 智能管理 数据库
数字监控 信息安全 IP储存 移动应用 云计算 物联网

TOP

任正非:人工智能基础算法与算力,中国依然薄弱
2018-04-10 11:54:06 来源:雷锋网 作者:【
关键词:任正非 人工智能
 
4月4日,任正非接受了国内羊城晚报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在采访中,任正非谈到了华为每年15%的研发投入,云计算的发力方向和中美的人工智能研发水平。

  4月4日,任正非接受了国内羊城晚报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在采访中,任正非谈到了华为每年15%的研发投入,云计算的发力方向和中美的人工智能研发水平。

  任正非认为,“中、美两国在领跑”这种说法不太合适,他同时也提到华为目前的研发主要会投入到主航道上的基础研究,人工智能部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同时,“区块链”研发还没有提到日程上来。

  

  以下是羊城晚报对任正非的采访实录,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作了不影响原意的摘编:

  一、改革开放与企业创新

  记者: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您怎么看待深圳改革开放历程?进入了改革的深水区,深圳应该往什么方向走?

  任:邓小平曾讲过,我们未来的目标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习主席讲了伟大目标的实现措施,就是“法治化、市场化”,讲得非常好。我们去认真去落实这六个字,发展前景就会很好。

  记者:我们现在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任:比如,以前我们认为知识产权是帝国主义制约我们发展的工具,但今天我们认识到知识产权才是最重要、最需要的。我们把知识产权保护真正一点点地落实好,就会原创越来越多,创新就有可能。

  记者:之前您也提到过改革和创新的关系,科技企业应该怎么推进改革?

  任:我相信国家会更加开放。

  第一,中国的科技企业总体是落后于美国的,通过开放,让更多的人进来,他们的投资就会对环境有先进的影响,不就带动我们从落后变先进了吗?因此,不能通过市场保护来限制外国公司的投资。第二,外国公司总体是负责任的。我们公司对世界也是很负责的,如果我们出去总是想搞名堂,我们能在170多个国家生存下来吗?外国公司也是一样,它也是有约束的,而且内部管制比我们还严格。

  我们国家应该坚持更加开放,欢迎外国公司来投资,让中国孩子能就业,能学习深造。在外企工作,二、三十年就能成为专家。我和台积电张忠谋讲过,当年,我们没有留学机会,不可能有他那么好的条件,像他一样创业,成为世界领袖,我们只能是从小舢板开始的,没有技术就去搞代理,没有资本就大家凑,逐步走过来的。但是今天我国已经具有这样好的条件,为什么不更加开放呢?

  二、不“外迁”,深圳总部是华为全球的领导核心

  记者:我看到华为二月份与深圳签署了一个战略合作协议,今天再次签署了一份战略协议,有何不同?

  任:二月份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是智慧城市,只是一个业务。今天签的战略协议不是针对业务,而是华为的全球总部和领导核心。

  记者:大家对于华为“外迁”一直都很关注,请问您是怎么看的,包括今天签约之后,华为下一步在深圳的发展怎么规划?

  任:华为“外迁”是不存在的事情,我们从未想过要外迁,都是部分媒体炒作的。我们总部基地永远在深圳。

  记者:对于华为全球布局,深圳所占的位置?

  任:深圳总部是华为全球的领导核心。

  记者:深圳推行营商环境20条,努力打造更好的营商环境,您怎么看?像华为这样的产业巨头,需要怎么样更好的营商环境?

  任:深圳的“营商环境”总体已经很好了。

  记者:这就是华为扎根深圳的主要原因吧?

  任:过去我们创业的时候很穷,工作到凌晨一两点,去大排档吃碗炒米粉,老百姓早上四五点又起床给我们做早餐,他们说你们北佬挣大钱,我们小不拉嘟的扒一点,广东人宽容,这就是很好的营商环境。现在法治化进步很大,我们很满意。

  记者:您对深圳加强基础研究有什么建议?

  任:深圳在投资基础教育上是积极的,开办这么多大学,每年增加投资几十所中小学,迟早基础研究会起来的。小学生多了,中学生就多;中学生多了,大学生自然多;大学生多了,博士自然就多。虽然这是一个长期过程,但是人类社会五千年了,我们几十年都不能等吗?

  三、人工智能,算法、算力、数据是核心,中国前两项依然薄弱

  记者:有声音说,“中国和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始并肩领跑”?

  任:人工智能不能建造在沙滩上,这个“房子”迟早是会坍塌的。人工智能的基础算法、算力、数据,前两项我们国家还是弱的,光有数据强还不行。这方面你们去问问李飞飞、李开复,他们比较明白,我是外行。欧、美、日的数学基础很扎实,比如我们做机器人,关键零件都是买日本的,即使我们研发出来了,赚钱最多的还是日本。因此,“中、美两国在领跑”这种说法我认为不太合适。

  记者:所以最急需要补齐的是在基础研究方面?

  任:现在社会思想泡沫化,大家都想去炒炒股、炒炒房,但是数学不是能“炒”出来的,需要数十年的努力。比如,5G有两个关键技术:长码和短码。长码是1964年美国教授写的一个编码方 式,短码是2008年土耳其一个教授写的编码方式。围绕这两个方程,数十年来几十个公司可是有上万人在追随研究,变成了一标准,做过就知道有多么的难啊。文学作品总想编造一个完美的人,比如科学家拉着小提琴,其实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科学家就是在某方面比较突出,某方面可能还比较憨。

  记者:现在美国对于中国采取的贸易保护措施,对华为有什么影响?

  任:影响是必然存在的,我们作为企业慢慢去克服。最主要是几十年来我们遵守内外合规。我们不仅遵守各国法律、联合国决议,也尊重美国的域外管辖权。市场不买我们的产品,这是客户 的选择,很正常。如果说我们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理由是什么?事实是什么?证据是什么?美国是个法治国家,处理问题也最终会讲事实和证据的。我们没有错误,如果只是谣传或误解,不那么客观,我们也不会太在意。

  我们国家建立的大环境很好,坚持法治化、市场化的道路。政府不仅欢迎华为发展,应该欢迎世界所有公司都来发展,这样就能托起国家的理想和梦想。

  四、华为的主航道与研发投入

  记者:从去年开始,华为给外界的感觉是在做一些新锐的改革,但是在市场上,可以看到滴滴、美团……包括其他三到五年内就成为“独角兽”的公司,新经济特别活跃,想象空间特别大。 而华为的主营业务还是在运营商,但感觉运营商的增量已经是边际效应在递减。所以很想听听您对华为未来会不会跨界,会不会在新经济领域有一些其他的考虑?

  任:我们讲的是管道,只管流量的流动。终端也是管道,它相当于“水龙头”,企业业务也是管道。我们的技术理论架构模式,将推行“每比特成本下降的摩尔定律”,做网络的不断简化。网络不断简化的结果,我们的销售收入将会不断减少,但受益的是整个社会。华为公司过去这么多年,其实就是在做这个事情,比如光网络按每比特计算成本,这些年其实降价了近万倍,这成就了互联网。我们不断递减,需要在基础科学上做出更大研究。但是我们不会做多元化业务,会永远聚焦在主航道上,未来二、三十年,可能我已不活在世界上了,但相信后来的领导人仍会坚持聚焦。

  记者:最近这些年华为的研发费用投入都特别高,占到销售收入的15%左右,未来华为的研发还会投向哪些创新领域?

  任:主要是投在主航道上的基础研究,人工智能部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人工智能的突破主要是算法、算力和数据,这些都是很难突破的,我们跟随世界的投入前进,同步世界的发展。“区块链”对于我们公司来说,还没有提到日程上来。算法算力是超尖端技术,是极难的。

  在人工智能领域,目前我们主要做基础研究,用于改进内部管理,如果要运用到产品上,还存在相当长的时间和距离。对于前沿科学,研发实行先“开一枪”,“让子弹飞一会”;看到线索再“打一炮”,只需要小范围研究讨论就能决定;如果攻“城墙口”需要投入“范弗里特弹药量”, 由高层集体决策。

  记者:华为去年成立了云BU,很多公司在做云计算,华为怎么做出特色?

  任:云计算方面,其实华为没有做业务内容,我们只是做一个基础平台。这个基础平台就像东北的黑土地,上面谁都可以来种庄稼,“大豆”、“高粱”、“平安城市”、“汽车”……其 实华为云是千万家内容的集合。“土地”的改造也很难,直到今年我们也不能说真正做好了这个平台。传输和交换不是平台,但它是平台的基础,华为联接全世界170多个国家、1万多亿美金网络存量的传输交换,把它转换成平台,让所有的“庄稼”成长,这是我们一个理想。

  我们的合作伙伴有数千家,其实新闻报道的“云”很多都是他们做的,他们做成功了,把光荣让了一点给我们提供“土地”的。

  记者:华为的很多竞争对手,比如爱立信、高通等等,他们都在抢占5G的制高点,华为在5G上面有怎样的布局?

  任:5G,如果我们做出成熟的技术产品,但是社会是否已经有真正有需求了?如果社会需求没有发展到我们想象的程度,我们投入进去意义就没有那么大,科学技术的超前研究不代表社会需求已经产生。因此,5G可能被媒体炒作过热,我不认为现在5G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因为需求没有完全产生。如果说无人驾驶需要5G,现在能有几台车在无人驾驶?其实轮船、飞机已经实现了无人驾驶,但是如果飞行员不上飞机,乘客敢上飞机吗?就是这个道理。这样的理想时代还没有到来之前,需求是否产生?如果社会需要更高的带宽,4G就能做到,日本和韩国不就做 得很好吗?现在的设备没有发挥出很好的作用来,如果期望用技术来代替,不现实,系统工程不是有一个喇叭口就能解决的问题。

  这是我的个人意见,不代表公司意见。业务部门倒是希望5G更快商用,这样他们可以多卖一些产品。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工程院院士卢秉恒:制造大数..

热门文章

图片主题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2003-2009 网络通信中国(原VoIP中国) 版权所有
  全国服务电话:010-69397252  4006-888-124
       京ICP证05067673号 京公网安110111110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