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信息化与通信融合产品选型平台及垂直门户
注册 登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产品选型 需求登记 行业应用 厂商专区 活动 商城 旧版网站

资讯
中心

新闻中心 人物观点
厂商专区 市场分析
行业
应用
政府机构 能源产业 金融机构
教育科研 医疗卫生 交通运输
应用
分类
统一协作 呼叫客服 IP语音 视频会议 智能管理 数据库
数字监控 信息安全 IP储存 移动应用 云计算 物联网

TOP

李进良:统一建设TD-LTE网络会与世界脱轨吗?
2013-06-17 09:19:34 来源:网络通信中国网 作者:【
关键词:李进良 TD-LTE
 
最近从网上看到如下反对三家运营商都上TD-LTE的论点:“为了推广国产技术,而不顾全球市场,无异于闭门造车,和当年阎锡山搞窄轨铁路一样,与世界脱轨。”“要知道,日本在移动通信上所犯下的错误并不遥远,而今日之日本通信业的境况想必大家都很清楚。”
  最近从网上看到如下反对三家运营商都上TD-LTE的论点:“为了推广国产技术,而不顾全球市场,无异于闭门造车,和当年阎锡山搞窄轨铁路一样,与世界脱轨。”“要知道,日本在移动通信上所犯下的错误并不遥远,而今日之日本通信业的境况想必大家都很清楚。” 甚至诋毁为“民族的,国家的等等假大空的思维而抛出所谓三家运营商都上TD-LTE的策略来。”

  这些论点2006年在科技日报与搜狐网站联合举办的3G 大辩论中就有过论战,就己将这些问题基本回答清楚了。今年2月底我们的公开信发表后,又连连发表了十多篇文章,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对三家运营商都上TD-LTE的策略作了些有理、有据的阐述,其中丁守谦、汪涛等的文章就上述这些论点就有所批驳,不知写这种文章的作者是否认真地读了我们这些文章,如果只看结论,而不看其所以得出这一结论的理由,只凭自已的想当然地胡吹一通,或是老调重谈,我看那就不止假、大、空,这才是缺乏民族自尊真正的在“扯淡”!。但愿不是这样,所以才在这里不厌其烦地再作一次更详细解说。先让我们一起来重温一下历史吧!

  阎锡山窄轨铁路的是与非

  首先看看铁路史话:阎锡山是中国近代政坛上的一个“不倒翁”,他从辛亥革命起就统治山西,前后达38年,因而得了一个“阎老西”的外号。阎锡山干的最炫耀的一件事是,把山西的铁路修得跟其他地方的铁轨规格不一样,山西当时境内的正太(河北石家庄正定到太原)和同蒲(大同到蒲州的风陵渡)两条铁路干线采用的是法国型 1米窄轨,而不是全国统一的1.435米的标准轨。

  上个世纪30年代阎锡山想把山西的煤炭运出去,变成钱。要得富,先修路,阎锡山也懂得先修鉄路这一招。山西兴建铁路,需报请中央铁道部批准才可进行。报告送呈铁道部后,铁道部认为应修标准轨铁路,故迟迟不批复这个报告。

  为此,阎锡山向铁道部力争,说山西资金缺乏,只能修窄轨铁路,否则还得中央拨款,以此要挟铁道部。他还一再向铁道部保证,将来一定要拆除窄轨,由铁道部改修标准轨。这样,经过反复交涉,铁道部勉强同意。

  阎锡山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地坚持修窄轨铁路呢?

  一是阎锡山出于统治山西的目的,认为铁路修成标准轨,外省的兵车可直接开进山西,不利于他的割据统治。若修成窄轨,遇有战事,可及时运兵出击;不利时可将机头、车厢全部拉回,而敌方则不能利用。阎锡山曾经说过:“窄轨有窄轨的好处,有了事情,外面的火车进不来。”印证了阎锡山之所以坚持将同蒲铁路修成窄轨,“旨在实行地方割据”,把山西搞成他的独立王国。

  二是为了阻止法国资本入晋,他才坚持本省自筹资金,因为资金不足,只好修筑窄轨。

  三是考虑经济效益,阎锡山算了一笔帐,修窄轨“投资少,见效快,来得合算”,20年内除收回全部投资外,还可盈利670万元,50年内可赚30.63亿元。但算来算去手里的钱勉强够修窄轨铁路,他就拍板先修窄轨铁路,把山西的煤炭运出去再说。

  四是个人利益,他早年曾用他族叔阎书康的名义在法国银行存款700万元。因阎书康早逝,法国银行不让提取这笔款。后来几经交涉,法国银行说他们有一部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用过的小火车头闲置不用,这笔款可以用小火车头相抵。因此,阎锡山便坚决主张修窄轨铁路。

  同蒲窄轨铁路一直沿用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1年,才改成全国统一的标准轨。使得山西的交通能融入全国的铁路网中可以四通八达,货畅其流。
22222还原历史本来面目,从山西局部利益来看,阎锡山当时的决策并无不可。但从整个中国来看,那就起到了闭关锁国、地方割据的作用了。我其所以这么浓墨重彩地描绘这桩往事,在于我们应以史为鉴,对待4G 标准的选择也一样,不应以某个运营商的局部利益为选择的依据;而应以全局利益为重,凡是全国性的大系统都必须有统一的标准才利国利民。

  日本2G PDC的对与错

  2006年经搜狐IT、科技日报计算机周刊联合策划的《3G超级PK台之一:李进良》活动一经推出,引起诸多网友的强烈关注和回应。针对我提出“中国必须统一建TD网”的观点,某些网友发表了“统一建设TD网络会导致日本2G时代封闭的局面”的言论。当时就此题目PK了一番。时隔7年,那些质疑者可能忘怀了。今天为了TD-LTE 能成为中国4G标准,实现“一统华夏平分天下”的中国梦,还得向后来的质疑者阐述一番。

  1945年日本投降,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十来年的穷兵黩武,战败的日本,非常穷困,经过40多年的艰苦创业,才慢慢恢复过来。

  在上个世纪末2G刚刚兴起,1991年4月日本由其无线电产业协会(ARIB)制定了PDC(Personal Digital Cellular个人数字蜂窝系统) 标准,与美国D-AMPS及欧洲GSM相似,同样采用TDMA技术。也都提交了国际电信联盟的CCIR,并列为CCIR建议中的3个2G主流标准之一。那个年代只要各国提交输入文件,经过CCIR讨论通过形成建议就完事了。不像后来3G标准的形成过程那样严格,首先由国际电信联盟提出IMT-2000(即3G)的技术标准总体要求及评估办法,向各国征集方案,提出仿真文本,经过严格的评审,才能入围,再将多种方案融合、修改补充,最终形成3个审定的标准。

  PDC使用 800 MHz及 1.5 GHz频谱。与D-AMPS、GSM、CDMA的频段完全不同,调制方式、纠错编码、信令格式、语音编码等等也都不同,因此,依据这些标准所建造的网络及所生产的手机是不能直接互联互通的。PDC与GSM相比,它的较弱广播强度让生产商可造出较细小的手机及使用较轻的电池,但话音质量则稍低,且维持网络连接能力亦较为逊色,特别是在密闭环境如电梯内。NTT DoCoMo在1993年3月推出PDC数字MOVA服务。PDC最高峰时期曾有接近8000万用户。到本世纪日本大力发展3G,PDC逐步退出市场,于2012年3月底停止向用户提供2G手机服务。

  日本的2G时代为了保护本土不成熟的移动通信产业,选择了与国际上GSM和CDMA两大2G移动技术标准不兼容的自主开发的PDC系统,防止了欧洲GSM和美国CDMA制式的侵入,而且也不让国外厂商生产PDC系统设备,在削弱外商侵占日本本土移动市场的基础上,达到了保护国内市场的目的,使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衰落时期,能依靠本国市场把日本的移动通信制造业壮大起来,使它确实得到了一些实惠,成就了日本通讯设备商近二十年的国内市场辉煌,这一举措是对的,甚至还可以看成是一个成功的范例。那为何后来又会使得日本通信业的境况不佳呢?这就要深入分析封闭问题。

  关于封闭问题,也就是过去常说的闭门造车、闭关锁国。是否封闭?一要看标准是否公开,是否获得国际上多数国家的认可;二要看产品是否只在一个国家闭关生产;三要看有没有参与国际竞争,开拓国际市场。

  按此分析,日本的这种封闭不是因为仅仅采用一种标准造成的,错就错在PDC标准本身的不透明、不开放;而且只有日本厂家生产,国际制造商很少介入;再者没有积极去参与国际竞争,开拓国际市场。由于日本本土市场的封闭,日本采用自身标准对其国内设备厂商与国外厂商都制造了明显的“差异化门槛”。一方面国内设备市场国外厂商难以打进,但另一方面国内厂商也未能走出国门。后来市场的发展证明,使得日本市场形成了封闭式技术环境,这种与外界鸡犬不相往来的市场封闭使日本通信企业很难扩展外部市场,从而导致日本手机厂商无法与国际接轨;同时习惯了与日本本土运营商的合作定制模式,缺乏零售市场的营销手段,以致日系通讯厂商日益衰落。这才是那个年代日本在移动通信上所犯下的错误。
33333美国的CDMA技术虽然先进一些,但是它没有取得多大的成功也是因为CDMA标准,没有GSM标准那样完整、那样公开。而且CDMA标准的专利技术政策被高通公司把持成了他一家的摇钱树,挫伤了其他国家厂商的积极性。

  因此要想在世界舞台上展开公平竟争,就必须作为一种国际公认的技术体制标准才能更好地进行。中国提出的TD标准不只是一个中国的标准,而且是国际电联正式批准的国际三大主流国际标准之一,标准本身是公开的。现在不但是中国制造商在做,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摩托罗拉、三星等等国际移动通信著名企业都加入了TD行列,都和中国一道做,这那里谈得上什么“封闭”,我们的TD-LTE是公认的国际标准,且已走向国外,和日本PDC的情况根本不一样,没什么可比性。

  欧洲各国过去都是统一运营GSM网络,后来都是统一运营WCDMA网络,现在又在统一建设LTE-FDD网络,能说欧共体是封闭的吗?韩国统一建设运营CDMA网络,能说韩国是封闭的吗?当前中国若能统一建设TD网络,与欧洲各国、与韩国可谓异曲同工。标准是公开的,产品是多家国际移动通信企业制造的,中国正是为未来参与国际竞争,开拓国际市场先在国内打下基础,怎么能与日本2G时代关门独搞PDC相提并论呢!这又与某些人所谓的闭门造车有何关系。退一万步来说中国的国内市场比起日本国内市场不知大了多少倍,他在那样的情况都能捞到实惠,何况我们还根本不是它们那种情况,所以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没有必要的。

  TD-LTE是不是闭门造车?有没有与世界脱轨?

  现在我们再从历史回到现实看看TD-LTE吧。 随着3G的发展,数据业务量的指数增长,使得承载成本和业务收入之间的差距也将越来越大,因此运营商势必要寻求更为高速率、低成本的技术体制。

  2004年11月的3GPP为此决定开始LTE项目研究;2006年9月,LTE标准正式开始起草;作为3G技术的长期演进,受到多数传统移动通信运营商的高度重视,发展异常迅速。

  中国从3GPP开始建立就是其主要成员之一,参与了3G、4G各种版本的起草与审定,就是在3GPP的共同努力下,3G 的TD-SCDMA与WCDMA 二种标准的核心网完全统一了;4G的LTE-FDD和TD-LTE二者在高层和网络侧是基本一致的,90% 相同,其差别主要在底层上。

  中国深刻认识到TDD在频谱方面的优越性,大胆采用了智能天线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技术,使TDD和CDMA、TDMA技术完美结合,符合移动互联网发展方向,从而在公众移动通信领域为3G 开辟了一条新航线。

  我国以TD为基础的TD-LTE正是沿着这条新航线发展的后续演进标准,先天上继承了很多TD的优良基因,后天上又恰逢国家高度重视自主创新的年代,通过从2007年起开展的新一代宽带移动无线网重大专项多年的努力,TD-LTE赶上了时代的步伐,技术上与国际LTE-FDD并驾齐驱,标准框架核心专利在中国。2012年国际电信联盟正式审定TD-LTE、LTE-FDD与WiMAX成为4G标准,十来年中国都在和国际业界合作为推进3G、4G 国际标准共同努力,怎么是闭门造车呢?

  为了推进TD-LTE产业在国际上的进展 ,我国于2011年倡议成立有运营商、制造商参与的组织,TD-LTE已经构建起了以中国企业为主导、国际企业广泛深度参与的产业生态圈。目前,全球共有29家运营商正在建设或试验TD-LTE网络,签署了45个TD-LTE商用合同,建设了64张试验网,其中已有14个TD-LTE商用网在亚洲、欧洲、大洋洲的多个国家和地区运行。TD-LTE在全球已经销售了超过5万个基站。有10家芯片厂商推出TD-LTE终端芯片。31家厂商推出125款TD-LTE终端,正式发布了5模10频的终端产品,可同时支持TD-LTE、LTE FDD、TD-SCDMA、WCDMA、GSM等5种通信模式,实现终端全球漫游。其中,在日本、中国香港、 印度等市场已经正式推出了全球首批TD-LTE商用智能手机。这能说是不顾全球市场吗?怎么能武断和当年阎锡山搞窄轨铁路一样,与世界脱轨呢!
4444TD-LTE一是标准公开,获得国际上多数国家的认可;二是产品在多个国际企业生产;三是参与国际竞争,开拓国际市场。与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2G PDC完全不是一码事,怎么可以类比呢!

  TD-LTE既是中国提出的,也是国际认同的。它今天还弱小,但很有发展的潜能,千万不能乱扣一个假、大、空的莫须有的大帽子。为了实现中国梦,我们应该爱护它、培育它,使它快快成长,包括所有的运营商、制造商、用户都要以为实现中国梦出把力为荣,假以时日,未来TD-LTE将会在世人面前成长为参天大树的。 既然TD-LTE己走向国际舞台,正在争取国际上的份额,为什么不先在国内一统华夏呢?这应是合乎逻辑的必然结果!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aspect智慧技术产品:最大化客户..

热门文章

图片主题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2003-2009 网络通信中国(原VoIP中国) 版权所有
  全国服务电话:010-69397252  4006-888-124
       京ICP证05067673号 京公网安1101111101259